卓越工程师的行列里,自此少了一位叫汪西应的身影!

分类:重要通知 发布日期: 2017-07-14 作者:机械学院 浏览次数:459

 

       2017年7月7日上午8时35分,西应平静地去了,本着他一贯的作风,不愿意给他人添一丝的麻烦。

       他身体不舒服,本应该好好休息治疗,但是他惦记着年高体弱的母亲,也放心不下繁忙的工作,默默地坚持着。
       一年的本科教学任务有N门课程需要他担纲主讲。毕业班的学生还有十余人需要他指导毕业设计。一年的研究生教育有多名自己的亲传弟子要带。学院的重点学科建设有几项计划都需要他挑头起草、执行。服务社会的重要科研项目,还有多项需要他亲力亲为。他担任着系党支部委员的职务,需要按期要收缴党费;
       20年来,你教过的学生成千上万,你的认真、耐心,让多少学生记在心间。他们得知你去世,从上海、北京,从全国各地赶来送你一程。大二的学生退掉回家的车票,在你的灵前哭泣,仅仅是因为你拖着病痛为他们上过一门课。

       本来姐姐还从心里埋怨你,在母亲病重期间,你没有主动陪上一晚上,却一天到晚睡不够觉。你的去世,让她们心痛不已,你是汪家唯一的儿子,父母的心头肉,姐妹们的骄傲,后辈的榜样,你还年轻啊,你的病应该和家人讲清楚的。你不是不愿意陪母亲一晚,实在是身体不允许!姐姐不该埋怨你的。
       5月22日汪妈妈病逝,你忍着病痛送别母亲,回到石家庄才检查自己的身体,住进了医院,短短的个把月,你体重下降20余斤,面部都脱了相,只剩下高大的骨架支撑着坚强的皮肉。就这样你还在病床上打电话让其他老师替你监考,帮你收一下党费……,你怎么就不知道心痛自己呢?

       同事们得知你的病,四处打问治疗办法,奈何天妒英才。汪春生老师、赖涤泉老师,给郭文武院长打电话,哭着说:咱们一定要想法救救西应!
       在灵堂,年近八十的汪春生老师扶框痛哭,泣不成声,我真怕他的心脏病又犯了。退休多年的赖涤泉老师到家里吊唁,哽咽着坚持要说几句。和你有过工作交往的北京建科院的刘秘书长、李主编,网上看到消息,从北京赶来送行。你高中、大学的同学惊闻噩耗,实在不敢相信,派出代表前来送别。衡水职业技术学院麻士琦院长得知消息赶到了告别现场。杨绍普校长从出差的外地赶回来吊唁并参加告别仪式…
       这些都是对你短短46年人生的认可。
       我已经想不起来和西应的初识。按说我在人事部门、院办多年,对人员增减比较熟悉。但可能是因为你一贯的沉默、不争,从来没有锋芒毕露,前期我对你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位汪老师,是机械学院的。等我调到机械工作,后来又承担了门吊检测的牵头组织任务,我们才在各项工作中逐渐熟络起来。你工作的认真、知识的博厚、待人的真诚,对学生、孩子教育的宽爱,让我心生敬佩。每次参加门吊检测,我们一起爬高钻低,冒严寒战酷暑,夜来一起探讨每一个数据下结论,都还历历在目,恍若昨日。
       机械学院的几项重大科研项目,你都是主力队员。每有任务,领导首先想到让汪西应主打。交给你的任务,你从来不讲价钱,努力完成。对于各种待遇、收入,你从来不计较多少。西应,你的形象在我心中堪比焦裕禄,不输李保国。和你在一起工作,是我们的幸福。西应,我们想念你!

       对于王西应教授逝世,机械学院的全体师生非常痛心,机械学院的王智书记为了表示自己的伤心之情,特意作诗一首:

 仿杜甫登岳阳楼怀刘汪二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王 智
去年进志弟,今昔西应兄。
燕陕东西朔,阴阳两相融。
亲朋无一字,老幼失孤舟。
文章青史载,凭栏涕泗流。

 

       汪西应生平简介:
       石家庄铁道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汪西应教授因病于2017年7月7日8时35分去世,终年46岁。
       汪西应,男,汉族,1971年7月出生,陕西眉县人, 1997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98年7月参加工作。汪西应同志1998年7  月毕业于西北轻工业学院,获硕士学位,同年到我校工作,历任机械学院助教、讲师、副教授、教授等职。